BUBKA才加與橫山的對談:TeamK之魂的傳承



◎成員們各自擔任的角色

──8月東蛋演唱會發表了組閣。這次的組閣使得「Team」的存在受到矚目。此訪談主要目的即是詢問兩人TeamK究竟是怎樣的一個集團。

秋元&橫山:請多指教!

──從由依的角度來看,秋元桑是怎樣的一個隊長呢?
橫山:我(在研究生時期)沒有當過TeamK的Under。雖然曾在TeamA跟TeamB裡面待過,但是K只有在『東京秋祭卡拉OK大會』(2010年10月)跳過3~4首曲子,並不太了解TeamK。不過秋元桑很照顧後來加入K的我。就如同一般大眾所認知的秋元桑一樣,是個很溫柔的前輩。這個印象到現在也沒什麼改變,不過感覺距離更近了。
秋元:恩,是啊。
橫山:一起相處了2年,經過公演以及全國分身術巡迴,變得連玩笑也能開了。我超級喜歡秋元桑。

──秋元桑怎麼看研究生時期的由依呢?
秋元:雖然從秋祭之後由依就升格了,不過發表當時我並不在場喔。那天我只出場一首曲子(※秋祭時正好在舞台劇『泉鏡花』的演出期間所以才加不在,只唱了DIVA的泣ける場所),之後就發表升格了。不過聽說當時takamina跟麻里子將由依稱讚了一番呢。因此我心想她大概是一個能幹的孩子吧。有個被眾人評為努力堅毅的孩子進來了,讓人感到安心呢。

──在那之前沒有什麼交集嗎
秋元:沒有呢。進來之後也一心一意地努力,而且又是個正統派的美人。
橫山:秋元桑平常也這樣說(笑)。
秋元:因為她是K當中好像有又好像沒有的正統派類型,我想應該會慢慢變強的吧。一開始由依常常很緊張,完全不會講話的喔。「那個……那個……」一直像這樣。
橫山:是啊。對不起。
秋元:會有人接話的,所以希望她可以多說一點。現在的話由依在MC一開始就會舉手了呢。待在K的好處就是這個吧。想要讓她用自己的話表達出來,所以我就跟她說「不用怕,想說什麼就說吧」,而且就算失敗了優子跟佐江也會跳出來吐槽啊。在劇場裡慢慢練習,真的有種逐漸在成長的感覺呢。

──升格之後覺得K怎麼樣?
橫山:有自己所屬的隊伍了,感覺很安心。升格前後的心情有很大的不同呢。擁有自己的位置感覺很開心。雖然只是自己的感覺,我覺得這兩年有所成長真的要歸功於進入了TK。一開始MC根本沒辦法說得很好。研究生時期因為全部都是研究生所以比較好發揮,但是跟前輩們同台就會因為緊張而無法好好說話。最早發現這件事的是秋元桑。

──記得當時她說過什麼話嗎?
橫山:公演最後要說感想時,秋元桑看著我,「那個……這個……那個……」心裡明明有很多想說的話,卻組織不出完整的句子。當時秋元桑說「不用顧慮太多,盡量多說一點吧」。多虧前輩們會幫忙接話,才使我有所成長了。

──後輩進來時,是如何與她們互動的呢?
秋元:要扮演何種角色幾乎都是確定的了。我會從俯視的角度看著後輩,而佐江會一開始就去搭話。佐江會一邊掛著笑容一邊說「早啊。加油囉」讓人放鬆心情。還會說「如果有任何心事都可以跟我說喔」。因為想要以相同的心情上台,所以為同台演出的夥伴消除不安。不過後輩在大家面前不會主動說,所以由佐江先說「要跟我說喔」。例如我希望在公演時,就算上台的成員組合不同,MC也要多聊一些。還有在意的事情也會跟優子說。

──身為隊長,不在意其他Team的組成嗎?
秋元:不會。因為我原本就不太在意自己是隊長。

──不在意!?明明在武道館演唱會的『組閣祭』(2009年8月)上被指名當隊長?
秋元:我覺得不需要隊長這種稱呼。當時覺得是個重擔。必須做點什麼事才行、彩排必須第一個到場才行、打招呼的動作必須大點才行……。考慮太多這些事情
,把自己壓得喘不過氣。但是,優子對我說「做妳原本的自己就行了」,所以就漸漸不在意了。不過,該說話的時後就會說。新K有很多冷靜觀察四周、不太表達自己意見的成員。之前的K是個大家都會發表自己意見的團體,一開始大家都很不安新K能夠像這樣互相砥礪嗎?不過,從今年的全國分身術開始,我們不只自己決定發表的曲目,也慢慢有「我想要再這樣做」之類的意見出現。所以最近才慢慢組好了TeamK。

◎何謂一個機能性的Team?
──閱讀成員們最近的訪談跟blog,大家都說「最愛TeamK了」、「K最棒!」。到底有什麼魔力讓大家都這麼說呢?
橫山:我覺得有TeamK的存在才造就了現在的我。研究生以Under的身分出場時,秋元桑說「慢慢來,好好做吧」,真的讓大家慢慢來了因此我才能走到現在完全不會緊張。要說秘訣嘛…該怎麼說呢?
──很難用言語表達嗎?
橫山:是啊。雖然一言難盡,不過我覺得自己在TeamK真是太好了。會有這樣的想法,便是喜歡吧。

──對於一個隊長來說,要怎麼向大家表達K的優勢呢?
秋元:尊重個人特色。先以自己的風格去做,融合自己的心意跟想法做出一個Team吧。我想要製造出能夠這麼做的一個環境。

──就連這一點也想做到啊。
秋元:彼此提出意見、大家一起討論做出決定,也許這種意識我們比其他Team還高吧。好像一開始就有說好了「為了要共同進步,做出一個大家都可以互提意見的環境吧」。還有保有自我風格很重要。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特色才能稱做TeamK,所以自我風格很重要。雖然每個人都想以center為目標去努力,不過自己發光即是Team在發光,Team一亮起來自己也會跟著煥發光采,很自然地會出現這種思維。因此全國分身術的表演清單也是大家想著「選這首歌的話可以構成最好的平衡跟表演,所以就派這個成員吧」才討論出來的。以一個Team來說、以一個Unit來說,哪首歌能夠把大家的魅力發揮出來?因為有這樣子為大家考量的佐江等人在身旁,使得每個人的個性都能夠突顯出來。若是由工作人員選擇歌單的話,無法solo的成員也會出場。不過,Team的存在便是為了將大家的性格做最大限度的活用,這與將來的夢想是有相關聯的。如果能讓鎂光燈聚焦在自己身上,成員們也會想著要再多努力一點吧。

──也就是說,如果能夠在Team裡面發揮自己的才華,在未來也能用上呢。
秋元:我想大家心裡都很清楚這件事。把Team做好、讓自己受到矚目、其他成員發光的話TK也會更加星光熠熠,大家以成年人跟夥伴的視角去看,都能理解以Team為單位的相乘效果吧。

──以前有參加過像現在K一樣的集團嗎?
秋元:國中時參加過籃球隊,不過當時大家都很想當上正式隊員,並沒有像現在K的那種感覺(笑)。

──說起來,兩位都是籃球隊的呢。
秋元:是啊。不過,我不是隊長。而且也不會去練習。直到待在AKB才有好好地持續去練。我學生時代的朋友還說「無法理解為何妳會當上隊長」。

──以前都不去練習的嗎?
以前我非常討厭練習。不過老師對我寄予很高的期待,所以練習賽時被選為先發選手出場。但我總是遲到,而且還把比賽翹掉了。另外我也沒辦法團體作戰。
──現在K裡面有這種人的話會覺得很討厭吧。
秋元:現在的K當中有很多參加過社團的人呢。說不上是好但也不算壞,都體驗過前後輩的輩份關係。

──應該能夠將之當成反面教材吧。雖然TeamK被說是體育系,卻感覺不出體育系獨有的上下關係呢。
橫山:感覺不到呢。

──全國分身術時表現出了K的團結感,剛剛訪問時似乎有說到,那是大家一起討論好之後在彩排時提出來的呢。
秋元:進入後台的瞬間,首先反省上一場犯的錯誤。每次發言都有一些該反省的地方,例如反省MC該怎麼改進之類的。
橫山:公演結束之後立刻開反省會。
秋元:另外,有時無法彩排整首曲子,會討論「今天就做重點式的練習吧」。一邊化妝一邊自然討論起這些事。
橫山:這樣做或許是好事呢。早上照過面之後做討論。

──沖繩分身術時真的很有趣呢。
橫山:那個真的很好玩!
秋元:很好玩!個人的形象很容易被定型,這場則是不按牌理出牌。大家照著預定演出,一開始擔心粉絲們看了會怎麼想,不過我們想傳達的心意,直接傳達出去了。自己安排的曲目,被誇了之後果然……
橫山:很開心(笑)。
秋元:參與感、責任感、完成感讓喜悅倍增了呢。服裝師也很努力地做出水槍,麻煩他們很多事情,不過透過表演似乎能夠回饋那份努力了。與Staff們的情誼又更加深厚了。

──還有計算著夕陽西沉的時間唱了『夕陽を見ているか?』呢。
橫山:那首很棒!
秋元:很緊張呢。一直說著『糟糕、糟糕』。
橫山:雖然自我介紹時間意外地長,但還是在適當的時機說了『夕陽を見ているか?』,然後就『喔喔喔──!』自然地反應了。

◎擴散的K主義

──創造出如此好的氛圍的同時,再次面臨了組閣。東蛋發表當時感覺如何?
橫山:我一開始聽到「NMB48」就嚇了一跳。腦袋裡轉了好多個念頭「是完全移籍嗎?想要到東京所以從京都跑過來,經過了3年,啊啊……」,仔細一聽原來是同時兼任TA的移籍。當時沒什麼實感,聽到兼任NMB時也只想著「什麼啊?」,還沒完全理出個頭緒。當天回家後,我看了之前的組閣DVD。心裡想著:原來因為發生過這種事才有了現在的TK,然後我進入了這樣的K啊。
對我來說這是第一次經歷組閣,很不安。

──秋元桑也不是隊長了。
秋元:比起自己,反而擔心優子沒問題嗎。這是個沉重的負擔,而且優子希望讓後輩們看著自己的背影所以很努力地做表演。我跟優子看似不同但想法卻很相近。我對她說了當年我成為隊長時優子對我說過的話。傳給她mail說了「我會在背後好好地支持妳,優子就做妳原本的自己就行了。」之後由我來支持她。

──妳覺得為何自己還在TK而沒有被換組呢?大家的位子幾乎都變了呢。
秋元:為什麼呢?大概是K的形象太強烈了吧。
橫山:太像K了(笑)。
秋元:我到A或B都很奇怪。我是組成K的核心…應該是這樣吧。
橫山:應該是這樣(笑)。

──大家都這麼想啊。
秋元:不過我覺得不管到哪個Team都不錯呢。那也是種體驗,而且我還沒體會過移到其他的Team那種不安的感覺。

──組閣發表後,各Team的聚會當中好像有個人大哭了一番。
橫山:不知道,是誰啊~(笑)。

──聽說有個人一邊抽泣一邊說話。
橫山:對,就是我(笑)。自己一開始進入的隊伍這麼的好,所以單純不想要讓這15個人在一起的時間變少。

──過呼吸的症狀沒有發作嗎?
橫山:沒有(笑)。

──而且還兼任NMB呢。
橫山:NMB完全沒有什麼隔閡,拍攝『北川謙二』的MV時也因為很常聊天感情變得很好,完全沒有兼任的不安。我對自己的體力也有自信,來回東京跟大阪不會很辛苦,而且在新幹線上還可以睡一下(笑)。我想要盡快上公演。

──在此之前對NMB的印象是?
橫山:看過在大型演唱會之前的彩排,覺得動作很整齊,有很多表現力很強的人,其他的成員也都這麼說。

──突然加入會覺得不安嗎?
跟山本彩在AKB一起進選拔所以有過交流,因此很讓人放心。跟其他的成員也很熟了,反而有點困擾根本沒有從AKB過去的感覺(笑)。

──那Miruki(渡邊美優紀)呢?
Miruki是兼任方面的前輩,她有來問我「覺得NMB怎麼樣?」,是個很好的人。

──還有11月1日以後開始施行新Team體制。已經拍好新K的MV了呢。
秋元:氣氛很好喔。因為內田也在,而且亞美菜很會照顧新人,還有小林也會。加上有華也在,歌曲的深度也會增加。另外還有全能型的Nakayan(仲谷明香)。
橫山:诶诶,好好喔。

秋元:還有阿部瑪利亞跟鈴木紫帆里這樣的高個子也在。
橫山:很帥啊!
秋元:組成結構很不錯。Tomochin、永尾瑪利亞、(松原)夏海也都在。元K的很多,不用再整隊了。

──由依之後想擔任什麼樣的角色呢?
橫山:我想當TeamA的前輩跟新人當中的橋樑。因為我曾經當過研究生,以Under身分上台時前輩們教了我很多事。我想應該只有我能夠應用這些經驗吧。
秋元:延續K的風格。

──把在K學到的東西帶過去嗎?
橫山:是啊。這是當然的。因為這2年自己是在K當中成長的。不過,我也當過1年的研究生,所以知道研究生的辛苦,也了解選拔成員行程忙碌,要在休息空檔看著DVD努力趕進度。前輩們在背後付出多大的努力才將AKB撐起來的,沒有見過就不曉得,所以我想將這些事說給後輩們聽。

──訪問到了尾聲。這次宮澤桑要去上海了,也跟秋元桑商量過了呢。
秋元:是的。人在湧出悲傷和寂寞的情緒時表情會變得奇怪(笑)。

──奇怪的表情?
秋元:說「恭喜」也不是,說「太好了呢」也不對,也沒有懷抱著悲傷的情緒。如果SNH48原本就存在而且很受歡迎的話,我想應該可以說聲「恭喜妳」吧。身為夥伴固然會感到寂寞,然而我覺得只有被選上的人才有資格去看看不同的世界。所以,雖然佐江要離開了,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才好。佐江至今為止都很優柔寡斷,從沒有自己做過重大的決定。但是這次,佐江說「我想我要去」。分身術的時候佐江主動說她想要安排演出的事項,決定歌單,還提出了很多意見,就像是隊長一樣。展現出這種領導能力,我覺得很可靠。為此我率直地感到開心,作為夥伴我想要在身後支持她。佐江傳mail過來說要商量的時候,我第一次從心裡湧出悲傷的情緒。那封mail上寫著「一路看著才加跟優子,這條路是妳們倆都從沒走過的路,所以我想我該走這條」。佐江去上海的話可以擴展我們的視野,更何況我們的關係也沒那麼輕易就破裂,所以我想在身後支持她、想要繼續一起走下去。

──看來似乎是要將K的風格帶進上海的樣子。所以大家都猜想她會帶出個好Team吧。
秋元:我想會的。不過佐江一直都是保持著笑容帶領隊伍的,我得承接這個角色。所以我想在新Team裡面跟很多新進成員搭話。優子就當優子,希望她相信自己所想,然後奮力向前邁進。在表演當中展現自己努力的身姿,吸引後面的人追上去,如果能夠做到的話一定可以帶出一個好隊伍吧。

──願新的AKB以及SNH都能順利進行。感謝今天兩位接受訪談!(10月9日,採訪於AKB48劇場)


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紹

瑟瞳

Author:瑟瞳
小翻譯一枚。本性乖僻,悠閒懶散。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類別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