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07月15日 柱NIGHT! with A.K.B.48

2013年07月15日 柱NIGHT! with A.K.B.48
秋元才加、内田眞由美、阿部マリア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ZTpGrfrquPg
(建議邊開著廣播邊看翻譯)

内「才加桑為何決定從AKB48畢業呢」
才「就想說時候到了啊~」
阿「秋元桑,別走~」
才「阿部瑪哭哭臉也好可愛(痞子的調戲口吻w)」
內「這樣啊~」
野「才加!要畢業了呢(笑場w),至今為止辛苦了」
內「怎麼這樣~(哭哭)」
野「內田,哭聲好混濁。在汙濁的悲傷裡?」

眾「在汙濁的悲傷裡」
才「今天又有,小雪紛紛落下(笑場w) (野:從這裡?)」
眾「在汙濁的悲傷裡」
內「今天又有狂風陣陣呼嘯」

才「汙濁的悲傷,就算是狐皮大衣,
汙濁的悲傷,也會因落滿小雪而蜷縮一團」
野「汙濁的悲傷,並無奢求亦無想望。汙濁的悲傷,怠惰之時夢見死亡」

眾「在汙濁的悲傷裡」
阿「心疼之餘開始心慌」
眾「在汙濁的悲傷裡」
才「無謂地虛度每一天」

野「今天從這令人懷念的詩歌開始,這裡是ON8柱NIGHT! with AKB48!」
才「Final fighting!come come on~」

野「真不錯~」
內「好懷念啊」
野「當時阿部醬幾乎都不在」
阿「這是什麼詩?」(背後有人在裝哭好煩ww)

才「這是K5翻單槓公演的台詞」
野「當時阿部還不在。阿啦,當時臉還這麼小」
才「野呂醬對於變化很敏感」
野「是啊,我是notty野呂…恩nyan(自我介紹還卡殼ww)。這裡是ON8生放送節目。首先請到場三人自我介紹」
(秋元才加、阿部マリア、内田眞由美)

野「今天全是TeamK成員嘛,有人不知道K5短劇啊」
內「我當時是以研究生身分上台」
才「當時還是研究生啊」
內「以Under身分經常上台」
野「如今現在人稱內田桑了。真了不起啊。然後才加,離畢業還剩下一個月,現在心情如何」
才「興奮雀躍當中夾雜著不安,不過最近活動一個個舉行,握手會、全國握手會等等的,屬於AKB48的秋元才加逐漸迎來最終日,現在正在猛彩排每天都跟成員們一同練習,每天思考著如何與成員們開心地過完,心情很雀躍」

野「雀躍啊,想著大家會為你做什麼之類的嗎w」
才「不是啦,你剛剛一定沒在聽我說話對吧w這次演唱會很值得期待,期待大家會怎麼看,看得到我嗎之類的」
野「不過啊…總覺得啊,臉好像比之前…」
眾「怎麼了?w」
野「臉上的笑容變多了呢」

才「是啊」
野「感覺得出來」
才「我去算過命了噢」(不要跟我說是那個神棍節目ww)
野「終於?!去了嗎」
才「第一次」
野「啊我知道了,這就是小偷的開始」
才「什麼www」
內&阿「那是怎麼回事啊」

才「當時的我內心非常不安,六月的時候剛好又梅雨季,自己決定要畢業…雖然在四月左右的時候就已經做好決斷了,但正好是梅雨季,我又是自然派的(野:因為妳是nature sayaka嘛w),所以就被影響了,然後去算命,心情就變得輕鬆了」
野「覺得有人理解妳,並且說了好話」
才「對」
野「所以心情變輕鬆了」
才「對對,給予我一些…(野:有用的建議)對對。」

野「沒問題的,妳可是秋元才加耶」(野呂桑GJ!)
才「不不不,今後的未知數真的太多了」
野「妳可是推土機啊推土機,『齜啊啊~』地往前開,旁邊的人都會『嗚哇啊啊啊~』地避開」
才「真的嗎,真是如此的話那就好,不過從AKB48跨出去,該怎麼說,『因為是前田敦子』的這種感覺,沒了AKB之後會消失,『因為是秋元才加』什麼的也會消失,雖然會不安但還是很期待」
野「不過今後就是靠個人接工作了」
才「但是感覺還有個家在那裡,還有AKB的夥伴,如果不安的話也可以過去劇場看看啊」
野「是啊」
才「所以我很感激有個歸屬」
野「不錯呢,有個家」
才「對」
野「意思是就算畢業了,家還是不變的對吧。這個月底,麻里醬要畢業了,妳有什麼感想?對於麻里醬。」

才「坦白說我沒想到她會比我還早畢業」
野「總覺得應該會先跟大家說呢,雖然不知道為什麼。像是阿部瑪…啊對不起(搶話了w)」

內「因為聽過麻里子大人說過自己想要最後一個畢業,以為還很久」
才「對耶,她說過要待到30歲」
野「她總是這麼說啊,30歲。跟阿部瑪莉亞不是感情很好嗎,阿部瑪妳覺得?」
阿「真的嚇了一跳(野:妳是最受到打擊的吧)。但是與其說受到很大的衝擊,反而覺得要更努力了。」

野「心態很不錯呢。這樣啊,大家都各自有所成長了呢~(感嘆w)」
才(大笑)「每次都會感覺到我們的成長嗎,成員們上節目的時候」
野「每次來上我節目,每次都感覺得出成長。(才:這樣啊)每次都會深深感覺自己也該更加努力。真的」
才「所以才能像這樣一直保持不變呢,佳代醬。」

野「這算好事還是壞事啊w」
才「不是啦,那個啊,真的好可愛哪~」(妳在說什麼www)
內&阿「诶,野呂桑一直都很可愛啊」
野「如果聽到這話的瞬間心裡竊笑的話就真的是歐巴桑了,不要這樣」
才「但是很可愛嘛」
野「是嗎?等下進廣告後不要忘記我很可愛這件事」(←好可愛www)

(進下個單元,重報一次節目名稱跟成員之類的)

野「對秋元才加的贈言」(七嘴八舌不知道在模仿什麼,難道是金八?XD)
野「秋元…算了不模仿了,上次才加來的時候內田也在場,當時在這個單元已經以秋元才加為題過了,所以今天改一下方向,問一下才加給大家的贈言」
阿「喔,好開心」
才「好」

野「那麼,秋元才加想對阿部瑪說的話是?」
才「欸…請以不會有所動搖的女性為目標。我自己也是如此,聽了很多人的建議但不太會動搖。雖然腦袋太硬也不好,希望思考更靈活柔軟一點,但是最初的時候自己想做什麼,如果有個設定好的目標比較好。怎麼說呢,AKB背後有很多專業人士,會給很多的建議,當中哪些是對自己好的或者壞的,必須自己去做取捨。這種時候如果自己的想法很堅定的話,就能清楚知道該選擇什麼了。才17歲嘛,我17歲的時候腦袋真的是很硬,什麼建議都不會聽」

野「是嗎?才加的優點就是不會被動搖,雖然這是後話了,我覺得當時不被動搖的性格是很重要的喔」
才「但其實經常會被影響喔。就是因為容易動搖所以才這麼建議的。還有就是要記得感謝在身旁陪伴的人。我覺得瑪莉亞是繼麻里子之後,AKB當中最接近模特兒的成員,現在背景音樂放的是blue rose,當時瑪莉亞留著很長的頭髮,在研究生當中很突出,在一群可愛的成員當中屬於較cool的感覺(野:看上去像個姐姐),對對對,一開始看到的時候…是reqest的時候吧?(阿:上台跳blue rose)對對,當時就被吸引了,只有她特別顯眼(阿:糟糕了現在聽這個有點想哭了啦)為什麼w(野:看她的視線會不一樣)對,還跟優子說『阿部瑪的表情很不錯呢,很帥氣的表演』,印象很深刻。現在剪掉長髮感覺很像模特兒,雖然有時可能會被要求可愛一點什麼的,但我希望瑪莉亞很帥氣的一面也能夠繼續保持下去」

(眾人鼓掌)
阿「謝謝」
才「就算畢業還是離得很近啊,還是可以一起出去吃飯什麼的」
阿「好高興喔」
野「聽這人講話感覺就很開心啊…雖然不會形容(才加大笑),很讓人尊敬(才:為什麼w),剛剛說的一席話真的很棒」
內「真的,同感」
野「老師,謝謝啦~秋元老師」
才「再模仿下去就反效果了」(所以是在模仿金八嗎ww)
野「都最後了就不要亂開玩笑了」
才「圓滿…圓滿退社」(妳以為是公司嗎w)


野「接下來,最後想對內田說的話?」
才「诶~希望內田相信自己,朝著自己想前進的方向邁進。」

野「內田,覺得怎麼樣?」
內「恩~」

才「我從很久以前就一直講了,我覺得現在最接近AKB當初的構成概念的成員是內田。例如說在猜拳大會的時候說要打倒大島優子,要當center什麼的,之後就拿到猜拳的center了。怎麼說呢,這種飢餓精神?這次的猜拳大會打扮成石頭(內:去年的時候),是去年啊,讓大家印象很深,自發性地製造話題,在很多地方想辦法把自己推銷出去,我跟優子都覺得內田很帥,不過有些人會說『內田妳幹嘛啊』之類的(內:對!真的!),也許有些成員還會取笑那個石頭裝,不過我覺得那樣子超帥的,從結果上來看,也靠著石頭出了一本書。將來內田在外面獨自工作的時候,絕對會覺得這樣做是好的。總有一天絕對會這樣想的,而且話說回來,那份努力,跟培養我們成長的AKB給人的感覺是很相近的」

野「從這個角度看的時候會覺得,走這種路線很不錯,一個個環節都是有連繫的」
才「有趣的地方,也是魅力的所在」
野「了解」
內「讓人覺得很有趣。雖然扮成石頭感覺很怪異,從某些角度來看的確是奇怪,會被認為是奇怪的孩子吧,想到這真的會覺得很不安,但是才加醬卻十分讚賞我那個樣子」

才「雖然現在這樣講可能很不好,我覺得最首要的就是讓人記住名字留下印象,形象什麼的之後還可以改變」
野「因為之後一個人工作的時間也許會比現在長」

才「對,然後最近內田常被人說文采洋溢」
內「雖然很短,不久前我在スポニチ刊載了自己寫的戀愛小說」
野&阿「好厲害」
才「所以啊,在一群成員裡面,哪方面特別突出的話就自己朝著那個方向走,發揮屬於自己的魅力,我非常喜歡像這樣會自己提案的內田,也覺得很帥氣」

內「好高興」
野「真的呢。我覺得,從現在還在一起的同隊成員口中說出的稱讚,是最棒的褒揚喔」
才「我一直這樣想,也常跟內田這樣說啊」
內「是啊,總是這麼說」
野「想到才加這記強心針不在,就會有點寂寞呢」

內「真的,如果不在的話,那個位置會有一個很大的空缺,真的會不安起來。
在team裡面,雖然平常不會說這種話,但只要才加醬在場,後輩們就會繃緊神經認真起來,真的,例如公演的時候」
阿「會想著要更振作一點。秋元桑總是那麼拚命練習,不管是彩排或其他時候,看著那樣的身姿就會提醒自己必須要好好努力」
野「是啊,無可取代的角色」

才「很高興能被這樣說。不過我覺得,從後輩的角度來看我的話,雖然會覺得很可靠,但是當自己要升格的時候,就會覺得我有點擋路吧。全部包辦都可以頂下來的這種人,該怎麼說,風格太強烈了吧?我不在的話大概還是有能夠填補我的位置的人,不過,以我自己的立場來講,也會想讓人有『那傢伙不在了感覺有點寂寞啊』的這種心情」
野「絕對會寂寞的啊,百分之百」

才「我不在就不行的話,就表示這樣的AKB是不行的」
野「不過啊,這裡還是有小規模的市場」
才「大家都這樣說的話,請願書,請願書,千葉的縣民們!如果集結了大量的請願書,說不定我會回來」
內「一個禮拜回來一次」
野「還是別了吧」

才「一個禮拜回來一次打個工上個公演之類的啊,不行嗎」
野「我最不甘心的就是啊,request的時候沒能上去(才:真的,我也說過這個)沒辦法,都吹起新時代的風了嘛」
才「今年指原第一嘛,我去跟指原說」
野「妳說得動指原桑嗎」
才「因為她是第一,去跟她商量『這種時候該跟誰說才好呢』之類的,大概28歲的時候(野:拜託了),OK!>_0(是在談什麼,妳又不是經紀人w)」

野「還有一個,秋元才加要對AKB48的成員說的話,妳想跟誰說?」
才「诶,市川美織醬」
內&阿「好意外!為什麼是檸檬w」

野「總之就先聽聽看吧,想對那位成員說什麼?」
才「小小的身軀,充滿力量啊(現場爆笑)」
阿「什麼啊ww什麼意思~」

才「這八年來我覺得做得最不好的事情就是自己想太多了,總覺得後輩會怕我。一開始就在一起的人可能比較知道我是怎麼樣的人(野:總是獨斷獨行),對,坦白說像是剛出道時,像小嶋陽菜醬那種,外表輕飄飄但內心其實有想法的人,以前沒遇過這種類型的人,所以一開始覺得她會怕我。Mayuyu也是如此,Miorin(檸檬)那種,我真的沒辦法(野:看起來可愛又搖搖晃晃的感覺),對,一開始我怕她會討厭我或者覺得我很可怕,所以很少接近她跟她聊天,但是當我宣布要畢業之後,她在握手會結束時走過來哭著對我說『像秋元桑這樣的前輩畢業了,又少了一個可以在身旁作為學習榜樣的前輩了啊』(野:很成熟的孩子嘛)我聽了嚇一跳,我跟她並沒有認真交談過幾次(野:因為會覺得沒有共同話題),我也會叫著『miorin~檸檬~(語氣好欠揍w)』(野:有距離感),反而會讓人覺得我在欺負她吧?光看身高大小跟資歷什麼的,但是握手會她來跟我說話,才發現原來有後輩會這樣想啊」
內&阿「很多人都這樣想啊,滿坑滿谷」
才「華怜應該也是這樣,我才發現只是自己主動保持距離的關係」
野呂「終於發現了嗎」
阿「秋元桑最近常這樣說,8年來終於第一次發現」
才「恩。」
野「這個我也跟優子說過。明明敞開心胸多接觸點會更好的」
才「AKB就像是構成所一樣,培育人格構成的地方。我真的性格很惡劣」
內「現在變得比較圓滑了」

野「在拉麵店裡商量過(阿:什麼?)」
才「說過呢,謊報年齡跟鞋子尺寸的事」
內「啊,那是真的嗎?16人姐妹裡說的台詞」
才「那是真的喔」
野「解釋起來會有點長,可以嗎?(才:恩)當時我面試的時候,在電腦輸入腳的大小,本來是25.5,但是數字太大了輸不進去,最後寫了25才通過。但是才加的腳明明也很大,我一直很疑惑當初她是怎麼輸進去的。」
才「一直很在意這件事嗎w就隨便寫個25啊,反正成功上了之後再說就好」
野「製作個人資料的人不是需要寫嗎,你有跟他說?」
才「恩,說了。因為又不是27之類的,是25.5耶」
野「妳明明就26,比我還大啊」
才「也可能是我說謊啦」(都要畢業了才講www)
阿「好有趣w」
才「妳覺得我幾歲啊,當時我高二,在拉麵店還跟我說『我謊報了年齡』」
野「當時我22歲,不過當時卻說自己20歲。才加看起來好像可以商量的樣子所以…。我超喜歡體育系的人,如果太女孩子的話反而不行」
才「邊說邊哭了很久,我好像說了『還是要說出來比較好』『最好趁早講出來』之類的話,印象很深刻」
阿「也太有趣了ww」
野「才加還說,『其實我也…』」
才「什麼什麼?(好像突然想起什麼開始大笑wwww)」
內「什麼啊~好在意喔~什麼啦~~~」
阿「私下的時候再聊這個」
野「當時就覺得這傢伙真是個好人啊~~」

(進廣告,節目開始前一段『野呂佳代的ON8』)

才「好認真,『野呂佳代的ON8』」
野「山根康廣桑幫我錄的」
才「山根桑?」
野「妳知道是誰吧」
才「啊,聲音很好聽的那位」
野「對w」

(廣告各種商品之類的,有人在後面跟著背景音樂唱小蟲敘事詩w)
野「…AKB巨蛋巡迴售票中,7/21那天的完售了」
才「這是我畢業那天的嗎」
阿「不,是篠田桑的」(才加爆笑wwwww)
內「還很後面啦」
阿「那不是8月嗎」
野「妳是在開玩笑還是真的搞錯」
才「真的搞錯了www」
阿「不會吧~8月啦」

(繼續各種宣傳中)

野「那麼現在來讀大家寄來的訊息」
才「這首真是首好歌(背景音樂是小蟲敘事詩)」
野「真的」
才「我沒想過自己的聲音放出來長這樣」
野「才加的唱法混合呼吸的氣音超帥的」
阿「request的時候超帥的」
才「真的嗎」
野「彩排時的才加是最帥的」
才「什麼什麼?怎麼了ww」

野「今天誘惑吊帶襪的兩位成員在場呢,想知道從我們看不到的角度來看,對這首歌的評價或感想是什麼,請同隊而且最接近舞台的阿部瑪回答」
阿「雖然秋元桑常常唱些像是小蟲或飛馬這種很強烈又很爺們的歌,但是誘惑吊帶襪這首她非常有女人味,不久前突然一看真是超級性感(野:意外地),是的,好希望大家都看到」
才「真的是,因為這八年來的累積」
內「一口氣在這首裡爆發」

才「內田也很不錯啊」
野「有聽說」
內「真的嗎」
阿「性感姐姐」
才「好有趣,最近好像變漂亮了,是瘦了嗎」
野「真的變漂亮了,臉上的脂肪變少」
內「臉上的兩團肉消失了」
野「真好~我最近常覺得自己臉皮下垂,於是就一直保持這樣子生活」
內「臉皮往上提」
野「恩」(爆笑wwww)

野「下一封,秋元桑離畢業還剩一個多月,有什麼現在想做的事情嗎,或者,瑪利亞跟內田有什麼想跟才加一起做的事情嗎」
阿「有啊有啊,我想要跟秋元桑一起上雙人UNIT,那首叫什麼了,『アボガドじゃねーし』看起來很好玩,想要兩個人邊玩邊唱」
才「說是邊玩邊唱但是還是要認真好好唱的」
阿「認真然後開心地唱」
才「我覺得很適合這首耶,又是南國風的」
野「森林的奶油(酪梨的別稱),因為妳是nature sayaka嘛」
才「森林的butter跟banana」
野「那內田呢」
內「想要做個未來對談之類的,談談AKB」
才「我沒有什麼立場談這個啦」
內「不不不,大家都很感謝妳的」
野「給大家的贈言都很貼切,我想這就是才加對大家的愛喔。跟大家說說才加的想法嘛」
才「啊,那就,大家最好每個禮拜花兩天用去角質乳液來保養屁屁」
內「我有收到去角質乳液,還被交代說『用這個會很光滑噢』」
野「好了以上就是ON8」
才「诶,已經要結束了嗎w糟糕了,最後居然在談去角質www」



聽她對後輩提出建言,可以看出她很用心關心成員。
也多少看得出她吃過哪些苦,對別人說的話同時也是說給自己聽的吧。

迷惘不曉得該聽誰的意見,最後覺得要堅定志向,保留自己的獨特性。
飢餓貪婪,自己製造話題性,為了知名度不惜犧牲形象,覺得之後再慢慢調整就好。

喜歡AKB這個家,隨時都想回來看看。
怕自己嚇到後輩,沒發現愛慕者的鈍感萌。
想太多,謙虛膽小,說到後輩應該會覺得自己擋路那裡我真是覺得...
所以妳就自動躺平方便人家踩過去噢,這個傻瓜蛋。

老是不記得日期w
最近女人味爆發。
自然野生動物。脆弱的時候需要人了解自己並且稱讚。
自豪自己的屁屁光滑(?

野呂桑真是接話接得很棒,把才加帶得很好,引她講出一些比較有趣的事。所以我覺得比ANN或Listen,我更喜歡ON8。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紹

瑟瞳

Author:瑟瞳
小翻譯一枚。本性乖僻,悠閒懶散。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類別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